瞎搞!上海强生做专车,强扭的瓜甜不了




关注公众号:随客圈(CD-SUIK),获取更多传统企业转型典型案例(关注可享免费赠书活动)。



 

在专车平台如火如荼发展之后,身为国企的众多出租公司终于坐不住了,继首汽集团的“首汽约车”之后,上海强生也要出手进军专车领域。国企做专车自然有许多“得天独厚”优势:合法身份、资源广、品牌强等等,但这些所谓的优势在铁哥看来,与其进军的专车领域确实不值一提,在纯市场化竞争的专车市场,所比拼的并非仅仅是优势,还有劣势。

 

现阶段专车的高投入低产出不符合传统出租公司定位

 

专车亦或是出租公司称呼的“网络预约”服务是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典型代表,即用资金以及技术优势,将用户行为逐渐迁移至移动App中,以此颠覆传统的出行市场。

 

这其中,专车公司以资金优势的出行补贴是整个商业模式的重中之重,通过补贴刺激司机的服务以及出车积极性,也通过补贴快速高效获得用户,原因在于用户增长速度是评价一家成长型互联网公司重要的指标。这也就是互联网专车公司一边烧钱一边估值上涨的原因。

 

而我们的传统出租公司,强生还为上市公司,市场对其定位仍然是一家传统公司,资本层面对其估值的指标只有一个:盈利能力。在此前提下,传统出租公司做专车的目的只有一个:赚钱。因此,由于商业逻辑所限,传统出租公司做专车不太可能以低价或补贴形式与互联网专车企业争夺市场,可无价格优势的用户如何能获得用户亲睐呢?

 

广被诟病的服务
 

既然价格没有优势,出租公司是否可以凭借优质服务来获得部分用户的信任与支持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出租汽车作为强垄断行业,其服务质量一直广被诟病,打开社交媒体关于出租司机绕行、甩客的投诉比比皆是,铁哥在北京机场打车去望京要一路饱受司机的白眼和脏话。

 

在服务质量下滑的背后,则是出租公司压榨司机以创收、司机为多挣钱只得牺牲服务的焦虑,乘客别无其他选择的无奈。而专车市场则完全不同,评价可视,且乘客的评分直接影响司机的补贴收入,专车司机必须以提高服务质量来实现收入的增加。

 

当出租公司创收的目标不变,司机就必然生活在份子钱的阴影之下,其服务质量也就不可能提高,因此,出租公司做专车所谓的评价体系极有可能因为“法不责众”而成为摆设。

 

当出租与专车服务完全不在同一纬度时,来抢夺专车市场可想而知有多么吃力。

 

大投入专车动力不足
 

既然价格与服务难有优势,有朋友仍然认为出租公司如果狠下一条心大投入专车业务,还是有机会在于互联网专车的市场争夺中占得先机的。

 

但我们在盲目乐观之前,不妨看看出租公司是否有动力进行专车市场的投入。

 

严格意义上讲,专车与传统出租是互为竞争业务,在出行总量不变前提下,专车市场的发展势必会削弱传统出租的市场,而事实是互联网专车企业的发展已经令传统出租公司惊恐不已,出租与专车的争论此前也闹得沸沸扬扬。

 

因此,如果出租公司不顾一切发展专车业务,等同于出租公司与互联网专车公司一起合力“围剿”传统出租业务,这对于身为上市公司的强生这般出租公司显然不是好消息,毕竟传统出租坐地收份子钱的营收和毛利都是极为可观的。

 

如果出租公司真正大手笔投入做专车,其就要做好股价一泻千里的思想准备,而国企一把手谁又能担当得起如此责任呢?

 

当然,乐观派仍然会以为专车新政对互联网专车的束缚认为身为正规军的租车公司进军专车市场是多么的恰逢其时,但在铁哥看来,当出租公司无法摆脱以上劣势,谈论出租公司所有的优势都是没有意义的,北汽的专车也几乎看不到声音,在此铁哥劝告强生:多听听市场的声音,从自我商业模式中寻找突破,切记强扭的瓜是甜不了的。